周解禁65.5亿市值居首!股价业绩滑坡,“存储器第一股”怎么办?

发布日期:2024-04-25 08:14    点击次数:75

财报数据显示,2022年江波龙营收与净利润双降,后者降幅超九成;2023年一季度,该公司归母净利润大亏2.81亿元

《投资时报》研究员 王子西

上市满一年的“存储器第一股”,部分限售股迎来解禁。

8月11日,深圳市江波龙电子股份有限公司(下称江波龙,301308.SZ)公告称,解除两名股东合计限售股份36.23万股,这部分是首次公开发行战略配售剩余限售股份,将于8月15日上市流通。

几天前,江波龙已公告称,解除首次公开发行前已发行的部分股份及首次公开发行战略配售的限售股份合计7890.20万股,占公司总股本19.11%,上市流通日为8月7日。彼时,因上述两股东合计36.23万股出借未归还,故解禁了两股东部分首发战略配售限售股。

值得注意的是,8月7日至11日,A股市场有六十余家上市公司涉及解禁,江波龙解禁市值居首。大规模的限售股解禁对股价造成冲击,截至8月11日,江波龙收盘价为77.76元/股(不复权,下同),较8月2日收盘价下挫15%。而公司此轮股价下行,自7月14日已经开始。8月15日,该公司股价高开低走,截至当日午盘收于76.55元/股,下跌1.93%。

股价持续下跌,除了解禁影响,公司业绩滑坡或也是诱因。据财报数据,2022年,江波龙营收与净利润双降,后者降幅超九成;2023年Q1,公司归母净利润更是大亏2.81亿元。

《投资时报》研究员注意到,除了需求持续疲软、行业整体承压等外,公司经营也存问题。上述一年及一期,江波龙销售及管理费用攀升,2023年一季度的销售费用同比增速约39%;且2023年Q1的资产减值损失金额已达上年全年的八成。

江波龙近三个月股价走势(元)

数据来源:Wind

当周解禁市值规模最大

8月7日至11日,A股市场有六十余家上市公司涉及限售股解禁。从解禁市值规模来看,江波龙位居首位,解禁市值高达65.51亿元(按本次解禁上市流通日8月7日收盘价计算),高测股份(688556.SH)次之,弘业期货(001236.SZ)则排在第三。

根据8月2日公司公告,江波龙本次解除限售的股份为首次公开发行前已发行的部分股份,以及首次公开发行战略配售股份。本次解除限售股东共计17户,解除限售股份合计为7890.20万股,占公司总股本的19.11%。

其中,首次公开发行前已发行股份解除限售的股东9户,解禁7086.43万股(占总股本17.16%)。股东中,国家集成电路产业投资基金股份有限公司(下称国家集成电路基金)解除限售股份2571.43万股,解禁股份最多;江苏疌泉元禾璞华股权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次之,解禁1714.29万股。

首次公开发行战略配售股份解除限售的股东8户,解禁803.77万股(占总股本1.95%)。由于武汉芯奥股权投资基金合伙企业(有限合伙)(下称武汉芯奥)、通富微电子股份有限公司(下称通富微电)截至7月27日分别尚有17.85万股、18.38万股出借未归还,两股东本次解禁股份为105.68万股、18.68万股。

不过,根据公司11日公告,上述出借股份均已归还,并于8月15日上市流通。也就是说,股东武汉芯奥、通富微电首发战略配售限售股也已全部解禁。

在二级市场,本次解禁对股价冲击不小,截至8月11日,江波龙收盘于77.76元/股,较8月2日披露《关于首次公开发行前已发行的部分股份及首次公开发行战略配售股份上市流通提示性公告》当天收盘价下挫15%。且本次股价下行自7月14日已开始。

且需一提的是,由于江波龙首次公开发行配售价(发行价)为55.67元/股,即便按11日收盘价计算,首次公开发行战略配售者也有近四成的浮盈。而对于国家集成电路基金等相关股东而言,浮盈或更多。

江波龙本次解除限售股份的部分明细

数据来源:wind

一季度大亏2.81亿元

作为独立存储器厂商,江波龙主要从事Flash及DRAM存储器的研发、设计和销售。公司聚焦存储产品和应用,形成固件算法开发、存储芯片测试、集成封装设计、存储产品定制等核心竞争力,提供消费级、工规级、车规级存储器以及行业存储软硬件应用解决方案。

公司有四大产品线,分别是嵌入式存储、固态硬盘(SSD)、移动存储和内存条,拥有行业类存储品牌FORESEE和高端消费类存储品牌Lexar(雷克沙);产品可广泛用于智能手机、平板电脑、计算机、通信设备、物联网、安防监控、汽车电子等。

江波龙于2022年8月上市交易,当年公司业绩就“变脸”。2022年,该公司营收同比下滑14.55%至83.30亿元;归母净利润更是大挫九成多、仅为0.73亿元,而在2021年,该公司的归母净利润尚逾10亿元。

公司将业绩大幅下滑归因于存储芯片行业整体承压、计提减值准备影响以及2021年业绩创新高带来的同比基数较高影响。其中,在提到行业承压方面,江波龙表示,2022年以来全球经济下行风险加剧,市场需求持续疲软,特别是下半年存储市场供大于求,量价齐跌;另外,存储芯片单位价格的快速下降也是业绩下滑的重要原因。

《投资时报》研究员注意到,即便行业处于下行周期,江波龙却没有选择过“紧日子”。2022年公司的销售、管理费用均同比增长7%以上。且“两费”攀升在2023年第一季度仍在延续,销售费用同比大增约39%、管理费用同比增长19%。该季度,江波龙的资产减值损失-1.29亿元,损失金额已达去年全年的八成。

业绩表现上,2023年第一季度,江波龙的营收仍同比锐减36.42%,归母净利润暴亏2.81亿元,降幅高达2.73倍。且截至2023年3月底,公司经营活动产生的净现金流为-4.56亿元,净流出金额已超过2022年末;货币资金为14.53亿元,也较上年末减少4.65亿,各项指标均不佳。

存储器底部渐近?

行业层面来看,据中原证券援引半导体产业协会(SIA)数据显示,今年6月,全球半导体的销售额同比下滑一成多,但环比增长1.7%;中国半导体行业的销售额同、环比变动方向与全球一致,且全球、中国半导体行业均已连续四个月环比增长。

下游需求则呈现出结构性特征,2023年Q2全球智能手机出货量同比下滑7.2%(IDC数据,下同)、中国智能手机市场出货量同比下滑2.1%,降幅均有所收窄,尤其是中国手机市场收窄更为明显。该季度,全球PC出货量的同比降幅为13.4%,已经连续六个季度出现下降。但中国新能源汽车仍保持高速增长。

而在半导体下游需求中,智能手机、PC等消费类下游占比较高,汽车及工业占比较少,消费类需求下滑对半导体销售额影响不可忽视。

同时,该券商指出,存储器行业每隔3—4年经历一轮周期,上行周期从周期底部到周期顶部一般经历1.5—2年时间,下行周期从周期顶部到底部经历1.5—2年时间。本轮周期DRAM价格在2021年Q3见顶,目前下行周期持续时间已经超过一年半。结合2023年7月DRAM现货、NAND Flash现货价格环比跌幅较小等,券商认为,本轮存储器周期底部渐近。

且中原证券综合上述因素、以及全球前15大芯片厂商中多数2023年Q2营收环比增长、晶圆厂产能利用率在Q2触底回升等,认为半导体周期底部信号显现,可关注H2下游需求复苏进展情况。而江波龙业绩何时回暖,不仅等待行业整体回升,也需关注自身经营能力的提高。

武汉芯奥江波龙股份存储器周期发布于:北京市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